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麻衣相师

第2092章 浑身是血

麻衣相师 桃花渡 5112 2021-06-10 05:17

  镇魂小说网 www.tn-motor.net,最快更新麻衣相师最新章节!

   二妹娃和赵老教授都是脸色煞白:“可那个船……”

   “啪”的一下,整个船就要歪下去,在船上,也是要被这巨大的风暴给摔进海里,谁也不想直接喂王八,我拽住他们,一番功夫,把他们给送到了黑船上。

   这次也多亏带来哑巴兰――他一个人能扛好几个。

   江采萍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了,可看着我们做事儿,也跟着搭了把手――好几个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已经到了水鬼船上了,不禁抱在了一起瑟瑟发抖:“真有鬼……”

   “鬼把咱们给摄来的……”

   也不能说他们说的不对。

   大家都上了船,那巨大的风暴愈来愈凶,“乓”的一声,小白腿直接被风暴摁在了水里。

   那么好的一艘船,在这个情况下,跟顽童浴室之内的小黄鸭一个样。

   蛤蟆镜盯着小白腿,伸手想做点什么,可当然是马上都做不成。

   而脚底下这个水鬼船,虽然也跟着颤动了起来,可比在小白腿和灰船上,可好了太多了。

   惊涛骇浪和暴风骤雨砸到了我们头上,程星河一下把脸上的海水撸下去,嘴里的海水吐出来:“怎么弄?”

   我看向了船舱:“进去躲着。”

   这个风暴,来势汹汹,我们绝对回不去了。

   上这个船,是唯一的办法。

   海上的狂风极大,能把最结实的帆布直接撕碎,大家虽然都有疑虑,可不进去,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让风刮海里去了,还能怎么办,全进去了。

   这一进去,看见了那满地的尸骨,好几个小元宝手连惊吓带晕船,一屁股就坐在了地板上。

   蛤蟆镜倒是很精神,船虽然没了,可很快就收拾心情,重整旗鼓――这种人心理素质极好,可当大任。

   他盯着那些尸骨,虽然也有缩了脖子,不过还是摇头:“你们不是搞文物的吗?还怕这个?这收拾收拾,也能卖钱。”

   他们是搞文物的,又不是搞考古的。

   程星河和哑巴兰也开始晕船,头一歪,苦胆都快吐出来了,程星河吐完了瞅着我:“七星,你他娘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了,怎么还是走到哪儿倒霉到哪儿?”

   你问我,我问谁。

   我倒是给想起来了。

   卜老人说,这一阵子,喜木,忌水。

   他是说,我本来,就不该上这里来?

   再不该来,也是非来不可,没得选。

   暴雨狂风在外面一阵巨响,像是想撕碎一切。

   白藿香上去给晕船的几针,白九藤则坐在地上,盘腿开始念佛。

   赵老教授则抬起头,大声说道:“谁帮我照个亮!”

   苏苏你甩手几朵天花,这地方的全貌,都显露在了天花之下。

   之前一直没顾得上细看,现如今,虽然这地方都有一层“包浆”,可依稀能看出来,水鬼船的墙上,也有一些壁画。

   描绘的是许多人,在送某种东西。

   “看见没有!”赵老教授别提多激动了:“这是景朝的送葬阴阳船,阴阳船!”

   几个徒弟吸了口气:“老师,什么时候了,您还有心情看这个?”

   赵老教授满意的摇摇头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――这都是景朝的重要资料!”

   这就是所谓的赤子之心吧。

   赵老教授那个叫顺轩的徒弟接着就问道:“这个船――真的什么都没有?”

   他看向了这地方,满眼好奇:“会不会,有什么资料?”

   蛤蟆镜一听,也来了精神:“我看也是!咱们都上船了,机会千载难逢――要不,一起往里头看看?”

   “你是真不怕死。”程星河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遍:“先说好了,别把人头水蚤给招来,大家都成了骷髅标本。”

   白藿香也反应过来了:“人头水蚤?我记得,那东西趋光。”

   我还想起来了,没错,那个时候我破开机关的时候,又是凤凰毛,又是天花,弄的很亮。

   那现在――半空之中,还挂着两朵天花呢!

   这一瞬,大家全听见了一阵“沙沙”的声音,像是数不清的爬虫,奔着这里就爬了过来。

   我立马看向了苏寻,苏寻反应也极快,没等我开口,“咻咻”两声,元神箭出手,那两朵天花直接灭了。

   就跟遥控一样,天花这么一灭,那些沙沙响的声音,顿时全停住了。

   它们不知道往哪里靠近。

   我接着就说道:“先说好了,这地方可不怎么太平,大家手拉手坐在一起,哪一个也别乱跑。”

   这可是一艘鬼船,谁也不知道,这里头有什么东西。

   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这东西出现的,肯定不是凑巧,不知道后头还有什么坑呢。”

   乍一看上去,这东西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栖身之所,可实际上呢?这玩意儿要是不出现,我们早就走了。

   有东西,是故意把我们引进来,可引进来,干什么?

   得细查。

   “咯吱”,就在这个时候,船忽然动了起来――我们全觉出来了,它在这惊涛骇浪里,开起来了!

   “有人……”黑暗之中,二妹娃蹭的一下站了起来:“这船上,除了咱们之外,还有其他人!”

   莲花湾的人,祖祖辈辈都开船,对船的构造极为熟悉,奔着驾驶舱就要过去:“麻愣――说不定,是麻愣在船上!”

   我立马拉住了她: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   二妹娃手一颤,微微动了一下,估计是点头了,太黑看不到。

   白藿香着急了起来:“李北斗,你又要自己进去,丢下我们?”

   可这地方这么诡异,怎么也得看明白了,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,我让哑巴兰苏寻还有程星河在这陪着,说肯定尽快回来。

   二妹娃对船太熟悉了。闭着眼,也找到了驾驶船的地方,黑暗之中,我们为了避免走散,我一直牵着她的腰带。

   二妹娃走了几步,忽然说道:“小哥,不瞒你说,我没看出你是这种人。”

   “什么人?”

   “英雄。”

   “那不敢当。”

   高帽谁都爱戴,这话我虽然也爱听,好歹知道,谦虚点好。

   “对了,你怎么这么坚定,觉得麻愣没事?”

   “因为,”她很坚定的说道:“麻愣跟我说过水神岛上的事儿,他那次来,见到水神了。”

   我一愣:“见到水神?什么样子?”

   “是个女人,头发把脸遮住,没看清楚,”二妹娃答道:“浑身是血。”

   我的心一下凝住了――浑身是血?

   河洛?

   不可能,要是河洛被打败,那潇湘立刻就会回去找我。

   难不成……我不愿意往下想了。

   抓着她腰带的手顿时一紧:“还有呢?”

   二妹娃被我的反应吓了一跳,刚要说话,忽然对面响起了了一阵歌声。

   又是那个东西!

   二妹娃浑身一个激灵:“坏了――这地方,有罗刹女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